刘峻琳原创作者:睹影悟道||又见故乡紫云英花开-文学与化学

刘峻琳
欢迎你加入关注《文学与化学》的行列



又见故乡紫云英花开
原创作者:李义华
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今年清明春雨淅淅沥沥下过不停,我打着伞跋涉在故乡泥泞熟悉的祭祖田塍路上,蓦然回首,田间一簇簇淡紫的紫云花犹如一团火焰盛开在田野中,唤醒我久违的童年记忆。小时候,故乡村前屋后的田巷中,生产队会在秋收二季晚稻田中散上红花籽,期待来年春耕前的一茬好绿肥。待晚稻收割后,整个田野便成了红花草绿色海洋。一到春天花期,无数个紫云英迅速抽出嫩茎,撑起一支支紫里透红、红中泛白的小红雨伞,坦然自若地绽放在田野中,茂盛的红花草摇曳着全村村民五谷丰登的希望!
  四十多年前,大多数农村家庭少年的童年是灰色的。那时还是集体经济生产所有制,村上所有粮食都归生产队所有,农民只有小部分自留地和菜园,家家户户为了温饱没日没夜努力攒工分。全村没有一台电视机,家家户户点煤油灯。印象最深的是紫云英花开季节,每年都有小伙伴为了玩捉迷藏,一不小心,就让牛偷吃了开花的红花草,便吓得魂飞魄散,几个人轮流赶着牛满山遍野跑,即使黑夜也不敢回家。万一停下来,牛胀气死了,放牛娃可赔不起生产队耕牛!有时寂静的荒山夜色中,不断此起彼伏传来家长们哀婉呼叫声。为了救活一头牛,有时几个家庭全部人员出动,灌肥皂水,不停地用鞋拍牛肚,忙得大人小孩精疲力尽到天亮……!
 我的童年是苦涩和孤独的,其至可以说沧桑悲凉的。因为是地主家孩子,一出家门就遭到岐视和追打,所以从小没有朋友和玩伴。饿着肚子砍柴、打猪草、放牛、捡田螺、养鸡喂鸭是我童年的必修课。稻田里的黄花草、鸭婆草,河塘里长的茜、水葫芦,菜园里的鹅颈草和锯几草不知让我背了多少箩筐回家当猪食。在种满红花草稻田中打猪草,我能双手各持一把钩子,左右开弓,精准地把夹杂生长在红花草中黄花草雕出来。
记得读小学三年级时,有一个春雨绵绵的傍晚,放下书包我就独自跑到田巷中打猪草。因为天气寒冷缘故,比我来得还晚的几个邻居家小伙伴,夜幕来临之际,顺手扯了些红花草塞进背篓中,上面再覆盖些黄花草便早早回家。我因没有打满一背篓猪草,仍留在稻田里作业。夜色中,突然村里治保主任气势汹汹跑过来大喊大叫:地主狗崽仔,胆大包天,今呀(天)终于让爷抓到嗯(你)偷集体红花草,看爷怎叽(怎样)武死嗯(你)?
原来前面几个刚回家的小伙伴,在村口水塘边让他以假公济私方式捉脏归为私物后,知晓了我还在田地里打猪草,便认定我也会趁夜色偷摘集体稻田中的红花草。幸好平时我胆小怕惹事生非,同时也受母亲教导,穷且益坚,从不做鸡鸣狗盗之事。看着他如同阎王爷一样骂骂咧咧抢着我背篓就走,吓得我六神无主。随我出来家中养的一只小黄狗,看到小主人东西被人强抢,愤怒地嗷嗷大叫,被治保主任一脚踢得飞起来,小黄狗落地后挣扎着爬起来狠狠地咬了恶人一口。
“不得了啦,地主还想翻身?岂敢放狗咬贫下中农?看来嗯(你)死期到了!”话一出口,我就知道自己闯大祸了,父母又要遭“莫须有”批斗大会,免不了又要受一阵皮肉之苦。一时少年的怨气冲天,飞奔过去,任其拳打脚踢扯着背篓就是不放:一是不甘心自己半天的劳动果实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强人掠夺,二是害怕背篓拿走了后被恶人调包陷害。争夺中,治保主任把我的背篓踩得稀巴烂,黄花草倒落一地。空荡夜色中不断传来少年惨烈的凄叫声和狗吠声。幸好旁边菜园里一位叫“八宗长”生产队长听到哭声走过来,看到稻田中散落满地的黄花草,好心地替我解了围:别银(人)细崽老打老实在雕(钩)黄花草,又冒偷集体红花草,就莫欺负银(人),地主咯崽也是银(人)!
有道是:自古沧桑人间有正道!有生以来,第一次听到有人站出来替你说公道话,且又是村上的生产队长,这句少年时期让我听到最温暖的话,四十多年后回忆时仍会让我感动得泪流满面。此后,这位与父亲同辈的叫“瑞冶”诚实生产队长,让我叫了一辈子的“冶叔”!
晚上回到家,父母看到我满身的伤痕和一袋用破烂上衣装着的黄花草,吓得哆哆嗦嗦,不知我又犯了什么弥天大罪,会殃及家人。当听完我讲完事情原由,懦弱的父亲狠心打杀了那只“犯罪”的小黄狗:算是负荆请罪平息“民”愤吧!看到与自己朝夕相处,且关健时刻还能保护自己的“朋友”,就这样无情被处决,我哭得连饭都没吃就上床睡觉。半夜中,母亲端来一碗香喷喷肉汤叫我吃,饥饿难忍的我一口就喝了大半碗。睡梦中总觉到肉汤不对劲,惊醒后才发现,我家的小黄狗已熬成了汤。想起生不逢时,错养在“地主”家小黄狗可悲命运,我连汤带肉全部呕吐出来,从此以后注定我今生再也与狗肉无缘……!
改革开放后,我有幸成为父母惟一没受家庭成份限制,外出求学跳出了“农”门孩子。关于老家,除了最初不堪回首的苦难童年记忆,就是生命中那些不愿触及和回忆惆怅的往事。没有人知道,在那个叫故乡地方,有一个少年曾经站在红花草田巷中仰天长啸……!-
紫云英年年春来岁岁开,所不同的是土地承包制后,大部分农村主要劳动力外出打工,冬季田间地头农作物疏于精细管理,红花草种植面积一年比一年少。从最初回乡探望父母稀稀拉拉,到如今的归乡祭祖难得一见。越来越少看到故乡田间的红花草,加上时光流转漫漫冲淡了童年记忆,木纳了中年神经,紫云英花开印象慢慢消失在记忆深处!-
故乡的紫云英一年一度花又开,扮靓了故乡山间地头。我不知道艳艳的田地间,是否有一朵能抚平我四十多年来内心伤口,疗愈游子乡愁隐隐的疼,重拾来自故乡母亲怀抱温暖……!
紫云英花开故乡,故乡在老家,老家在心里,心里在痛处……!
(图片2018年四月初拍摄于宜丰县澄塘镇高枧村丰产水库上游)

睹影悟道:本名李义华。

《文学与化学》
创文学之巅峰!造化学之摇篮!
《文学与化学》微信公众平台
征稿启事
《文学与化学》综合微信公众平台,创刊以来,平台获得了广大文学爱好者的认可,发展迅速,读者群体不断壮大,覆盖文学圈及社会各界人士,为了适应不同读者群体的阅读需求,将对微信公众平台栏目设置进行调整,增加小说、散文、剧本、书画艺术的比重。现面向社会征稿。具体如下:
一.文体不限
例如:
1、小说。
2、剧本。
3、散文、文学评论、游记与随笔。
4、现代诗歌。
5、古体诗词。
6、传记。
7、少儿文学。
8、杂文。
9、幽默与笑话。
10、回顾经典。
二.征稿要求:
1、投稿必须先关注《文学与化学》微信公众号,并留个人微信。
2、每次投稿1-2篇,字数不限。
不得含有色情和暴力等违反法律法规的内容。
3、投稿作者附200字以内简介,个人照片一张,电话、微信等联系方式。
4、各栏目根据需要开通读者留言与打赏功能。
5、本平台属于创立阶段,平台没有稿酬。
文章自公布日起,五天内单个赞赏金超过20元的(不累积计算),拿单个赞赏费的80%回报作者。
文章自公布日起,五天内留言超过500人或点赞超过1000或阅读量超过1500人的平台给予30元奖励,五天内留言超1000人或点赞超过2000或阅读量超过3000人的给予60元奖励。
五天之后,由于平台无法统计,不计算。
红包发出24小时后不领取,视为放弃!
6、新作旧作均可,但必须是原创作品,没有在其他公众号上发表过。拒绝抄袭,文责自负。
7、本平台,不向作者收取任何费用。
8、投稿采用周期一般在一个月左右,投稿后请耐心等待,勿一再催问。人力有限,未采用的稿件恕不一一回复。
9、投稿即视为接受本平台规则。请详细阅读说明后再投稿。
10、请你添加微信:d13787543086,能成为好友。
你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幸福!
11、从2018年3月1日起实施以下新规则:
文章自公布日起,五天内单个赞赏金超过20元的(不累积计算),拿单个赞赏费的80%回报作者,五天内总赞赏金超过100元的,拿总赞赏费的50%回报作者,两种不重复计算,就高不就低。
文章自公布日起,五天内留言超过200条,或点赞超过500或阅读量超过1000人的平台给予30元奖励,五天内留言超500人或点赞超过1000或阅读量超过2000人的给予60元奖励。
五天之后,由于平台无法统计,不计算。
红包发出24小时后不领取,视为放弃!
三.投稿方式
投稿邮箱:1834136305@qq.com
或duan67@163.com
加为好友后,也可微信投稿,微信:d13787543086。
须在邮件标题中注明投稿字样。
有问题可在公众号留言咨询,或加微信咨询。
投稿请先用微信扫二维码,关注公众号!

长按实现关注
《文学与化学》微信公众平台
2018年元月26日

投稿邮箱:1834136305@qq.com
或duan67@163.com
微信:d13787543086
谢谢您关注,请加微信

请点击下面链接谢谢阅读汴梁闲人||巫山一段云易凡||家门口那块青石徐银秋||千古奇书《金瓶梅》刘文霞||冷眼观《红楼梦》王东生 ||我不是坏女孩冰雪无痕||蝶恋花(10首)灵槎拟约||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